拐御君℃

带卡一生推!!

拿到的时候简直太激动了 纯手撕开包装😂

真的是掉在@URURU 大大的坑里了

旅行的时候很累但还是蹲点买了 抢的时候天知道有多紧张

文也太好看了吧!! 大大的感情描写是我最喜欢的!!

还有里面插画也超好看的啊啊啊@一只灰毛兔  大大太厉害了

为两位笔芯😘😘

今天也很难过。:

因为JOJO LION的四蛋兄,我一直抱有带土是不是双色 蛋 的疑问。

一个摸鱼。

我发誓我真的是带土粉丝。

关于照相

微甜
感觉写的非常平淡如水,我真是小学生文笔(T_T)随便看看吧大佬们

-----------------------------------------------------

卡卡西不明白为什么找带土一起拍张照是件如此难的事,在这件事上他几乎屡战屡败。

第一年 冬天

“喂,带土,过来。”卡卡西说。

“怎么了?”带土坐在沙发里身上紧紧裹着被子。

“小樱说今天要去拍纪念照。”卡卡西给自己和带土倒了两杯热水,递了过来。

“不,好冷啊,我不想去。”带土又向被窝里缩了缩,只不过挣扎着伸出一只手接过了杯子。

“拍张照有这么难吗?你都拒绝第几次了你自己数数。”卡卡西尝试扯开带土身上的被子,可惜失败了。

“你讨厌照相吗?”卡卡西说。

“才没有呢,你别多管闲事。”带土索性不再理睬卡卡西,背对卡卡西转了过去,像只缩着头的乌龟。

“……”

「过段时间再问问他吧」


第二年 春天

“那个,带土你能过来一下吗?”卡卡西慵懒地朝带土摆着手。

“有什么事就说,我在这里躺着也能听。”带土躺在草坪上望着天空,独自思考着什么。

“阿斯玛说今天要拍小队照。”卡卡西将手中的书遮挡在脸上,以躲开那略有些刺眼的阳光。

“现在已经是春天了啊,我对于春乏一词还是有很深的见解的。”带土边打哈欠边说。

“……”

“我很困了,你用变身术帮我应付一下吧,卡卡西,你不会怪我的吧?”带土心里其实笃定的很。

但听到了卡卡西的一声“哦”后,却又悄悄舒了口气。

卡卡西隐藏在书本和面罩双层保护下的脸却没这么平淡,一只被盖在护额下似用黑墨水描绘出的眼睛却也大大睁着。

「下次再问问他吧」


第二年 夏天

这天在卡卡西前辈的威逼利诱下,大和不解地为他用木遁造了两把木质长椅,刚干完活就被暗部“请”去了,留下苦恼的卡卡西。

「啊这要怎么办才好」卡卡西想着自己好像没有什么适合搬运东西的忍术,对于暗部叫走大和的时间点颇为不满。但在经过几秒钟的思考后,他决定让带土用神威把这两张长椅运回家。

“卡卡西你怎么总让我干些奇怪的活啊,真是的。”带土一边用神威将椅子转移进时空间一边抱怨着。

“你的忍术不就是派这个作用的吗?还有,有本事回家后你别坐这椅子上面。”卡卡西站在他的右边,抬手顺了顺带土的炸毛,却在他甩了甩头后拿下。

“我说带土,我们去拍个照好吗?”卡卡西突然发问。

“怎么突然说起这个?”带土刚刚转移完毕,对于卡卡西的要求他有些茫然,他不知道卡卡西是出于什么目的。

“万一哪天出了什么任务就再也见不到了呢……”这样严肃的句子卡卡西却带着微笑说出,听着却越发让人发冷悲伤。

“别一天到晚想这些有的没的。”带土拍了拍身上的木屑,想拉着卡卡西一起回家,却发现卡卡西一直在盯着他,并且是微笑着。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带土摸了摸自己的脸。

“没有,我们回家吧,带土。”卡卡西说。

“……”

“我会考虑的。”带土轻声说。

「今年一定要让带土拍一张照」


第二年秋天

“都站好了啊!”照相师喊着。

“3——”

“带土叔,快点过来啊!”鸣人朝带土叫到。

“2——”

“带土?”卡卡西看向带土。

“1——”

凯把站在镜头外的带土一把拉进来。

“茄子——啊西瓜头你干什么!!”倒计时结束的同时也传来了带土的惨叫声。

结果照片洗出来后让所有人都失望至极,带土只有三分之一的脸进入了镜头,而且还非常模糊。

结果还是没能让带土好好拍一张照啊。

「看来今年是没机会了,明年再试吧」


第二年 冬天

“你好,带土先生,我叫斯坎儿。是这样的,
卡卡西先生预约了今天的服务……”一位名为斯坎儿的陌生男人敲开了门。

“哟,来了啊。”坐在里头的卡卡西起身迎接。

“这是?”带土问。

“是有名的照相师,是我请他来的。”卡卡西请照相师进门。

“真拿你没办法,这么绝的方式也只有你能想到……只拍一张啊。”带土想着回卧室找件适合照相的衣服,却被卡卡西拦住了。

「这次有希望,不能让他跑了」

“随意点没关系的。”

于是在将近二十年没有面对过照相机后,带土和卡卡西在家中拍下了两人人生中第二张合影。

待照相师走后,卡卡西拿着手上的相片到处寻找合适摆放的地方,却听到身后带土的呢喃。

“笨蛋卡卡西,照个相还绕这么大的圈子,用什么影分身嘛……”

“我和你住了这么久会连你都认不出来?”带土摸了摸脸上的令人感到恐惧伤疤。

卡卡西有些惊诧地转过头:“那你还……”

“我不想让你感到自责,是我自己不敢面对我这张残破的脸……但是我对当时的选择一点都不后悔!”

“只是这种照片挂在外面会吓到别人的。”带土低下了头,摆弄自己的手指。

卡卡西听后小心地放下照片,悄悄地从后面拥抱带土:

“从来没有这回事,我不会嫌弃你的,没有人会,你可是英雄啊。”

卡卡西的银发轻扫过带土的脖颈,给带土一种安心的感觉。

“人们都说英雄会被美化嘛,况且你本来长得也不差。”卡卡西向带土的脖子哈了口热气。

“改天我再让大和做个相框把照片裱起来。”卡卡西说。

带土有些惊讶,记忆中的卡卡西总是带着尖刺奚落自己。

“原来你不喜欢拍照是因为这个啊。”

“现在就去睡觉吧,带土,你冷了吧。”卡卡西已经放开了带土,把沙发上凌乱的被褥重新整理了一下,然后自己钻了进去。

“带土,过来啊,你在发什么呆?”

“你要是不愿和我一起睡的话,那么给我倒杯热水再走吧,好吗?”卡卡西眼皮都快耷拉下来了。

“不行,我冷的快晕过去了……倒完水就过来。”


始于立冬,结于冬至,寒霜仍至,岁暮天寒。

-------------------END-----------------------------

最后一句可以忽略了,我瞎写的(ㅍ_ㅍ)




3.《天堂直播间之我的左眼特别版》

非常扯淡,一发完结短篇微甜,最后一秒斑柱斑
直播间的小趣事。(我没审核可能错字哈(´∀`)σ)

-----------------------------------------------------

假如带土在13岁时真的一命呜呼了,假如天堂也有直播间:

主持人:“欢迎来到天堂直播间,今天我们特别请到了年仅13岁就光荣牺牲的木叶英雄——带土小盆友,大家掌声欢迎。”

(啪啪啪……)

主持人:“带土君现在可是小英雄呢。”

带土:“没有啦,本来拯救同伴是我的职责啦。”

主持人:“众所周知,神无毗桥之战中,带土君将自己的左眼托付给了卡卡西君。”

主持人:“可是卡卡西君呢,卡卡西君又做了什么?我们来看VCR。”

一段VCR(卡卡西高清写真)过后——

带土(暴跳如雷1.0版):“我靠卡卡西这个家伙,居然拿劳资的左眼来看小黄书!?”

主持人:“啊啊让我们冷静一下,卡卡西惯用的是右眼,平常左眼都是遮起来的。他用到左眼的时候,要么在战斗,要么在睡觉,都不是在什么允许看书的情况是吧。”

带土(平静版):“有点道理。”

带土:“可是他一直罩着我的眼睛,每次用它的时候都是用来打打杀杀的,一点也不爱惜它,从来没有给它一点放松玩乐的时间。”

这倒是也有点道理……

主持人:“改天卡卡西要是来了我会和他好好谈谈的,关于‘左眼的权利与假期安排’……个屁啊。”

带土(暴跳如雷2.0版):“你不准咒卡卡西死,他绝对不能来!”

主持人:“好好好我错了,但是既然你都已经把眼睛送给人家了,怎么还废话那么多!难道舍不得了?”

带土:“我才没有舍不得呢!我、我这不也是担心卡卡西嘛。”

主持人:“哦?此话怎讲?”

带土:“他呀,就是个十足的笨蛋,又是精少废,万一在战斗中使用眼睛过度晕倒了怎么办?被敌人抓走了怎么办?他长得这么好看,被敌人看上了抓回去当老婆怎么办?”

主持人:“……你俩不会是有一腿吧”

带土(掰着手指):“嗯?我们两个,加起来……没错是四条腿啊。”

那你很棒棒哦(ー̀дー́)

主持人:“那对于你的左眼有什么想说的吗?”

带土:“嗯……好好工作好好睡觉,跟着卡卡西也真是苦了你了,你要坚强的活下去,别给卡卡西添麻烦,要帮助他,千万不能流眼泪,卡卡西这个人啊最要面子,你要是哭了他脸上会挂不住……”

主持人:“说完了吗?”

带土:“嗯,暂时就这么多了吧。”

主持人:“好的那我们就现场连线一下带土君的左眼先生。”

带土:“诶?还有这种操作?你们怎么不早说啊,我还像神经病一样说了这么多。”

主持人:“你也没有问我啊……啊连上了!喂,您好,请问是带土的左眼先生吗?”

某左眼:“不好意思我现在叫卡卡西的左眼了。”

带土:“我cao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劳资辛辛苦苦给你养了十三年,你才跟了他多久啊就改名字。”

某左眼:“我在你那除了哭还有什么别的用处吗?你还不是一开眼就把我送掉了。”

主持人:“咋能不吵了吗!”

「……」

主持人:“那么因为卡卡西睡眠时间有限,左眼先生时间应该并不充裕,所以有几个问题能否请您尽快答一下?”

某左眼:“说吧,不过卡卡西一醒我就得回去了。”

主持人:“好的,那么,请问您觉得前任和现任主人,哪一位您更喜欢?”

某左眼:“现任。”

带土:“你这家伙!”

主持人:“稍安勿躁、稍安勿躁嘛。那么,下一个问题是,呃,这个,请问您认为带土是出于什么目的将您转赠给卡卡西的呢?”

某左眼:“不就是礼物吗?这有什么可问的?”

带土:“你什么都不懂,这怎么能是礼物呢?这是我对卡卡西感情的传递,是我们承诺的见证,是——”

带土还没有说完,突然大屏幕上出现了「be offline(掉线)」两个单词。

主持人:“哦呀看来是卡卡西醒了。”

带土:“卡卡西那家伙,又因为任务所以完全没睡好吧,真是的。”

主持人:“带土和卡卡西还真是要好啊,想当年我也有一位这样交心的好友,可惜造化弄人……”

带土:“叔叔你没事吧?”

主持人:“哈哈想起了点以前的事,没事,我们继续。”

主持人:“那带土君有没有什么话想对卡卡西说呢?”

带土:“才没有呢!”

主持人:“诶,这是真的吗?”

带土:“当然了!谁会有话和那个笨蛋说!”

主持人:“无言即是最真挚的守护,那你有什么想对正在观看直播的观众们说吗?”

带土:“……既然大家都死了那就在这好好活着吧,无论如何都要记得,不珍惜同伴的人都是废物!”

主持人:“那么谢谢带土的发言。”

主持人:“没什么特别的问题的话这次的特别节目就到此结束了,有疑问的观众可以直接来找带土就行,千万别打电话或者寄信过来,我们直播间一律不接受不回复谢谢配合。”

主持人:“那我们下期再见,拜拜!”

带土:“你这是什么鬼态度啊,再也不见呵呵……”

---------录制结束后-----------

一个留着炸毛黑色长发的男人走进直播间,两手撑在主持人面前的桌子上,说:“你说只是好友吗?”,一边说还一边有节奏地敲击着桌面。

“啊呀斑斑,你又不是不知道,直播间最近查的严嘛,这不是不方便嘛。”

“再说了,造化弄人是真的,咋俩这不是还从好友变成xx的关系了嘛。”

某位千手姓主持人:“希望带土这孩子也能在天上坚持看自己多被底下的人NTR几年。”

---------------------END---------------------------

2.《能不能信奇怪面具男的爆料?》

日常向,依然撒狗粮,严重ooc 慎入!
土哥还是依然傲娇 卡卡西太诱了๑乛◡乛๑
-----------------------------------------------------

小樱正准备去找鸣人落实一下任务的具体内容,刚走到门口的拐角处,就听到一声响亮的惊呼,不过很快地她就分辨出这是捣蛋鬼鸣人的声音。

「鸣人这小子,绝对要把你打的稀巴烂」小樱对于鸣人不好好考虑任务却在大呼小叫的行为有“一丝”不满。

接着就传来了争吵声:

“绝对不可能!像卡卡西老师那么严肃的人,怎么看都太突然了。”

“虽然总是找各种理由迟到,又爱看好色仙人写的奇怪的书,还老是把我当苦劳力使……”(所以这和严肃有什么关系吗?)

“但是但是,单凭大叔你的说辞,我还是没法接受卡卡西老师马上就要那个的事实啊”

「有关卡卡西老师吗?」

鸣人还是对伙伴的事这么上心,这一点从小到大一点也没变过,所以小樱还是很欣慰的。

作为卡卡西班的一份子,小樱当然不希望卡卡西老师出什么事,但仅靠鸣人的性子和神级的能力,搞定对面这个人或者是未知的危险也都是绰绰有余了。

“咦哟,别这么激动嘛,要不要吃块红豆糕冷静一下?”

小樱侧过身子,勉强可以看到,有一个带着橘色面具,一边说话一边比划夸张手势的怪人站在鸣人旁边。

他说着说着竟还转过身去,将面具向上推了推,一口吞下一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红豆糕,又把面具拉回来,嘴里发出“吧唧吧唧”的嚼东西的声音,说实话,吃相还真不怎么样。

“小声一点嘛,阿飞可是一个诚实的孩子,说的都是真话,一般人我可不告诉,看在你是前辈的学生的份上我才告诉你的哟!”

呵呵……

“可是再怎么说也太突然了点……”鸣人有点动摇了,但幸好并没有表露出有紧张的神情,所以可以基本确定对面的人没有恶意。

“卡卡西前辈真的真的……”自称阿飞的男人似乎还想说些什么。

尽管小樱已经尽自己最大努力去成为一个安静的偷听者了,但是仍意外地发出了一点动静。

“看来是鸣人君的朋友有事找你啊,那我们后会有期啦!”说完面具男的身体慢慢卷成漩涡状消失了。

鸣人随后也注意到了一旁的小樱,抓着后脑勺从拐角处向她走来。

“鸣人,这里这里!”小樱连忙向他招手。

“哟!是小樱酱啊。”鸣人也抬头打了个招呼。

“刚刚那个是?”

“小樱酱也看到他了吗?刚刚那个奇怪的大叔一见到我就扯着我,说什么也要给我讲卡卡西老师的‘趣事’,还真是吓了我一跳呢。”

“诶~没想到卡卡西老师这么无聊的人也会有八卦可以听,快点说来听听。”小樱挪揄着鸣人,还好不是出什么事了。

“不行,我得坚守卡卡西老师的秘密,所以就算是小樱酱也不可以告诉嘚吧哟。”鸣人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得意的说。

小樱这时活动了一下手臂,握了握拳头:

“开什么玩笑!!”

然后我们的鸣人小可爱又一次被打飞到十米外的墙上。传说中的暴力医疗忍者二代可不是嘘头而已。

“小、小樱酱冷静,我说还不行嘛……只不过你千万不能说出去哦。”

“&%#_@……”

“什么!!??”

于是仅一个下午的时间,整个木叶都传遍了一条喜讯:六代目火影旗木卡卡西有了喜欢的人了,而且近日准备结婚了,一时间整个村子都沸腾了。

此时的卡卡西正蹲在家里的窗台上看着街道上相互庆祝着的熙熙攘攘的人群,一时间连最爱的《亲热天堂》都不想看下去了。

就在他走神的这几秒钟内,开门声悄然而至,随着开门声落下的,还有一句看似关心实则带着尖刺的提问:

“喂,外面的人都再传着你的谣言呢,你怎么不去解释解释?”带土挂着报社脸不屑地问到。

“就是这么一回事啊。”卡卡西闭上露在外面的一只眼睛,双手平摊,倒一点都不紧张。

“我还能怎么解释?”

带土有点楞了,他本来只是想恶作剧一下的,这下事情好像搞大条了。

“你身为堂堂六代目火影,不好好处理公务难道就要在这种事上荒废时间吗!现在正是木叶复兴的时期,你要辜负这么多人的期望吗?”

看看我们的带土,不再是那种带着调侃的语气了,倒好像真的有点生气了。

「靠,我为什么会对笨卡卡的事这么在意啊!一定是看他的臭脸看多了!」带土还在和自己的内心做着顽强的搏斗。

卡卡西斜着眼看他:“什么这种事?乱想什么呢。”

听到这句话,带土松了一口气,藏在背后的紧握到都冒着冷汗的双手也渐渐松开。

“现在对方又没有同意呢。”

“你说什么!” 得了,刚放松一下还没缓口气,这下子是准备让带土直接猝死的节奏了。

“对方?你说的是哪个?凯卡和卡鼬卡佐卡四卡?马萨卡……花玲卡!?”带土在一秒的时间段内列出了所有可能,嘴一快竟然说了出来。然后他自觉地闭上嘴转过头,差点把脖子都扭了。

“到底是哪一个,你说啊!”(小堍堍生气了,卡卡西要跟别人跑喽)

“我说带土,你这都说些什么呢……”卡卡西扶着额头提醒。

“哼,你自己心里清楚。”

“你怎么把最重要的给忘了,贴吧里人气最高的,”

“一直是带卡啊……”

五秒后,一只已死亡的土哥被发现在卡卡西公寓中,死因是兴奋剂磕多了导致的猝死。

----------------END--------------------------------

1.《论秋刀鱼、红豆糕和卡卡西的味道测评》

我有很认真修改过!!绝对能比之前更肉麻!腻死你们!


-----------------------------------------------------------------------


带土最近很苦恼。


他和卡卡西因为咸甜党的派别争斗已经冷战了两小时十八分二十六秒了。


此刻他正站在贩卖红豆糕的店铺前,向里张望,两只眼睛直勾勾盯着柜台里诱人到发着光的美味。


「卡卡西这个坏家伙……」带土暗自诽腹。


「不理我也就算了,连任务报酬都给我藏起来了。」


店里的阿姨摇着蒲扇,也一直在看着这个只看不买的穷孩子。


“真是可怜的孩子哦~”阿姨摇了摇头说到。


这句话传到带土耳朵里时,这位厚脸皮“穷孩子”的脸颊还是泛了点微红,倒显得整个人粉扑扑的,颇有点小可爱的味道。


「下次逮到卡卡西得好好教育一下他。」


带土想着自己把卡卡西绑起来,坐在他面前大口吃着甜食的场景,先前的不快一下全消,傻乐着用神威回到家里,却被一只正上下打量着他的死鱼眼给吓到了。


随后那只死鱼眼又径自弯成了月牙,眼睛的主人对他笑了一下后又转过身做自己的事去了。


这种在外人不知有多温柔的笑容每次却都能使带土背后发凉。


「他怎么可以对我用对别人使用的假笑呢?」带土对此很不满。


出于报复,他也回以恶意的假笑。


依旧像之前冷战一样,两人中没有一个愿意服输。


“过来吃饭。”卡卡西终究还是按耐不住了。


这也在带土意料之中,毕竟他知道卡卡西不会舍得让他挨饿。


但是别扭是一种属性。带土可没有这么好哄,他仍板着脸双手交叉躺在沙发靠背上,完全没有想挪位的意思。


“嘛嘛,好吧带土,你赢了。”卡卡西服了软。


其实以往在任何问题上起争执的时候,都是卡卡西先拉下脸面,好声哄着这个孩子气但事实上已经奔三的木叶精英上忍。


“真的?那你说说错哪了。”记得之前说过,别扭是一种属性。


心里原谅了表面上还得装,这是宇智波一族的教诲,带土也对此孜孜不倦。


“先别纠结这个问题了,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还特地买了你最爱的,”


卡卡西随意向身后的袋子指了指。


“红豆糕哦——”尾音被卡卡西故意拖长。


「嘁,他总能这样巧妙避开关键问题。」


也是,无论怎么逼卡卡西,估计他也永远不会说出“红豆糕很好吃,甜食胜于咸的”这样违心的话来。好在带土还是很有自觉性的不去触碰他的底线。


所以他想到了个更好的,能给卡卡西留下深刻印象的方法。


“我不吃。”


“……?”


卡卡西有点懵。按照以往的经验,带土此时应该已经坐在餐桌前大快朵颐了,可是今天好像有点不太一样。


「事情好像会变得麻烦」来自卡卡西脑内第一反应。


“我说卡卡西啊,你道歉能不能有一点诚意?”


“怎么?你不喜欢红豆糕了?”卡卡西挑衅到:“是谁一直在我耳边念叨‘啊没有红豆糕的世界是虚假的’呢?”


带土脸上原本已经消下去的红晕又浮现出来了。


“笨、笨卡卡,你就是这样道歉的吗?!”


这不,狗急也要跳墙了。


“那你还想怎样?”卡卡西挑眉,听这语气已经有点不耐烦了。


“……”


“闹够了没?”


“那……你让我尝尝?”带土的声音越来越轻,后半句卡卡西没有听清。


“什么?”


“我说你让我亲一口我就原谅你!”


带土没等卡卡西反应过来,拉下他的面罩轻啄一下,又神经质地飞快把它拉上去。


卡卡西呆楞地站在墙边。


“我说你这小子,从来不吃甜食为什么嘴唇这么甜啦……”


“比红豆糕还甜。”


于是“秋刀鱼、红豆糕和卡卡西味道测评”,卡卡西稳赢!


-------END---------------------------------------------------------


本文为本人「小萌新一枚」深夜寂寞脑洞一篇,求轻喷。摸摸扎